我的,的是,也是,爸爸,有一

提問: 家庭的專制壓抑了我 問題補充: 我想說說我的家庭.我在家庭的地位并不高.我已經習慣了父親的專橫,母親的鉆牛角尖,姐姐的不屑.不過,他們對社會的看法比較極端,我不是很認同. 我母親自尊心很強,又愛鉆牛角尖,極小認錯,只有她罵人,人罵她不行.我有時覺得她很虛偽.還真的頂不住她的脾氣了. 我父親對我談論的只有學習,脾氣很專橫暴躁,經常對家里人發火,因此我們之間話語不多,中間還有一層隔膜, 我姐姐脾氣跟爸爸一樣,說話極度難聽,老把我是個不懂事的人,(為了家和,我暫且忍受)但我已經很不滿意她的性格, 有時侯我真的對家庭失望了,她們的專制已經壓抑了我的活潑天真,搞得我又內向又現實,你們能解開我的心結嗎? 医师解答: 我的家庭生長環境也不好.我的父親也是一個專橫暴躁,想法偏激,極其自我的人.我和弟弟從小都在一種幾乎沒有父親疼愛的處境中長大.小時候屁股上也少不了爸爸的手掌印.媽媽在一種長期沒有老公關愛的環境中生活,雖然本性和藹但也常常多愁善感.但有一點還好,我和弟弟的感情還不錯.雖然小時候的弟弟很調皮,也常被爸爸打,還會讓我經常哭泣.但我們總有一種同病相憐的心靈上相互理解的感情.我們就在那樣的環境中苦中做樂.我們常戲稱自己的家就是個忍者龜學校.我們就是學校里唯獨兩個高級學員.其實也是,只要忍得了父親脾氣,出到社會就沒有什么事你不能忍的了.我們的童年也許沒有別家的溫暖和關注.但苦難和折磨的生長經歷也會給我們很多有用的東西.我們不依賴父親能給什么我們,但我們還是感謝他給了我們生命.也擁有堅韌的性格,還有苦中做樂的天性.更重要的是姐弟間不錯的感情.現在我們都長大了,也工作了,還有了各自的家庭.我找了一個生活習慣和性格和爸爸完全不同的男人做老公.當有工作中碰到難相處的同事.我從小就練習的忍技完全可以面對.和爸爸相比那些人簡直就是小菜一碟.有了女兒之后,我就很自然的注意到要如何不讓她再受到以前我成長過程中的那些經歷,更著重在她的做人和性格上重點培養....其實,每個人的生活過程會不同,但如何從不好中得到好的生活經驗就是我們做人的技巧了.吃苦頭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可怕的是我們吃苦頭后還是沒有收獲白吃了.就把這些不好的經歷當做一種對自己品質的磨練吧.
創作者介紹

cenbei

cenb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